《巴清传》连锁反应:唐德影视股价崩盘 申请财

未知 2019-01-19 09:38

  1月1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裁定书显示,唐德影视(300426)于2018年12月向法院请求对高云翔及其关联公司名下价值共计6382.4万元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目前,有关法院已作出查封、扣押或者冻结该部分财产的裁定。

  唐德影视耗巨资打造《巴清传》,裁定书一发布便引起外界的猜测,一种认为与《巴清传》能否播出有关,一种认为与唐德影视的负债有关。

  这些猜测没有阻止“财产保护”后本该有的淡定,当天,唐德影视的股价由开盘价6.90元/股降至收盘价6.73元/股。

  16日,与唐德影视有紧密合作的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次对高云翔的财产申请保护,并非是因为《巴清传》,是唐德影视参与的另外一个项目,电视剧《阿那亚恋情》,该剧的制片人正是同案人员王晶。

  “要说明的是唐德影视与银行的合作是没有问题。”该人士认为,金融探路影视行业的态度即便会变得谨慎一些,但尽管影视行业正经历着调整期,长远发展的前景还是不错的,投资者对此还是有信心的。

  按照常理,对财产进行了保护,股价应该增加,但投资者的关注点转移到了该公司出品的一部电视剧作品身上,也是一种“理性”,因为《巴清传》是唐德影视重金打造的项目,播出能否成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唐德影视的收益。

  《巴清传》讲述了秦朝寡妇清的传奇故事,史称“巴寡妇清”。她是中国最早的女性企业家,早年丧夫终身守寡,秦始皇视其为“大姐”,封她为“贞妇”。巴清积聚的财富惊人,还曾出巨资修长城。历史专家猜测,她手下可能有一支数千人的私人武装力量,未受秦始皇惩罚反而得到表彰。

  作为大女主,一位古代女企业家的故事毫无疑问是具有戏剧张力的,自然是唐德影视精心打造并主推的作品之一。

  2016年,《巴清传》开机,并由热播电视剧《武媚娘传奇》原班人马打造。《巴清传》被称为是“亚洲电视剧制作历史单体最大投资”,制作方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剧制作成本超过5.8亿元。

  因为《武媚娘传奇》的成功,版权预售已让《巴清传》收回成本。唐德影视2017年财报显示,其电视剧业务方面,公司本期实现收入111,970.33万元,主要来自于本期首次发行的《巴清传》、《花儿与远方》等卫视播映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转让收入,以及《那年花开月正圆》、《急诊科医生》联合摄制分账收益。

  公开信息也显示, 2016年10月,由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约定后者以单集800万元取得该剧在中国大陆地区范围内(不含香港、澳门、台湾地区)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以及按照约定享有该剧署名权的权利;2017年11月,两家卫视分别以2.33亿元取得该剧首轮播映权(仅限中国大陆地区)。

  财报显示,唐德影视已于2017年确认该剧收入6.17亿元、结转成本2.98亿元,于2018年1~6月确认该剧收入7086.65万元、结转成本3557.96万元,共计确认收入近7亿元。

  原本初定于去年1月12日播出的《巴清传》,目前播出时间一直悬而未决。有分析认为,如果若该剧最终不能播出,按照相关合同,唐德影视或将部分收入计为坏账。对此,唐德影视曾在2018年半年报中称,若《巴清传》对公司造成实质不利影响和损失,唐德影视将根据与相关演员签署的演员聘用协议,要求其赔偿公司因此遭受的一切损失。必要时,公司将采取法律措施维护合法权益,保护投资者利益。

  截至目前,唐德影视的财报与几次声明中明确表示,从未收到主管部门关于限制播出电视剧《巴清传》的通知。

  无法回避的现实是,因为《巴清传》播出问题,唐德影视去年的经营活动及现金流受到影响,进而可能影响公司对其他影视剧项目的投资进度以及投资者的信心。

  2018年7月2日,唐德影视披露公告称,包括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宏亮,董事赵健,董事、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李兰天等在内的9位“董监高”,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1亿元,同时,在增持期间及增持完成后的六个月内不转让所持公司股份。

  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查阅发现,披露该公告时,唐德影视的股价由2018年年初的约20元/股下跌至12元/股。“实际上,唐德影业的业绩表现并不差,一些剧还是实现了较高的发行收入和毛利。” 清华大学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德良分析认为。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唐德影视实现营业收入4.55亿元,同比增长59.03%,主要来源于电视剧《战时我们正年少》、《东宫》等版权授权收入,以及《脱身》联合摄制分账收益等。

  但时运不济,受主要演员负面新闻的影响,《巴清传》能否顺利播出成疑,再加上税收问题带来的舆论危机,唐德影视的股价开始崩盘。“在上市公司股价动荡的情况下,大股东宣布增持计划能够有效提振投资者信心、维护中小股东利益,这是比较正常的一种做法。”刘德良表示。遗憾的是9位董监高承诺的增持计划并没有提振投资者信心,唐德影视的股价也没有被稳住。

  按照承诺,今年1月增持完成,但在去年12月中旬,唐德影视称因为“资本市场大幅波动,加之受影视行业舆情的影响”,9位董监高承诺增持人增持资金筹措进度低于预期,预计无法在原定增持期限内完成增持计划,同时将增持期限延长至2019年4月30日。

  但2018年12月底至今年1月初,唐德影视连续发布了多份高管减持计划实施完毕的公告,其中包括担任唐德影视董事的赵健,也是赵薇的哥哥。去年9月底,赵健披露了一份减持计划,拟在此后三个月内减持不超过320.22万股公司股份。今年年1月2日,减持计划完成后,赵健持有唐德影视的股份降至2.9%。增持承诺未兑现反而减持,引发了引起了交易所关注。

  1月4日,深交所对唐德影视下发了关注函,除去要求披露增持计划的实施进展和没有如期增持的原因外,还要求增持人说明在首次披露增持计划时有没有对增持的可行性进行充分分析和论证,是否存在误导或忽悠投资者的情形。深交所还要求说明赵健减持股份的原因,是否违反了其做出的承诺,是否有通过披露增持计划炒作股价的情形存在等。

  1月8日,唐德影视就深交所关注函给予了回应,称增持计划未按照原定期限完成的主要原因在于,股票市场系统性波动导致增持人资产价值大幅下跌、资金极度紧张。

  自7月2日起,最大跌幅达到了45.89%。加之《巴清传》未能及时播出,导致其他增持人的融资计划未能顺利完成。

  对于董事赵健的减持行为,公司解释称,赵健在本次减持前6个月内不存在增持公司股票的行为,且其当时亦未实际参与本次增持计划,故其未违反其作出的承诺,其亦不存在通过披露增持计划炒作股价、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情形。

  “对于投资者而言,关键是唐德影视还面临着控股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过高的风险。”刘德良认为。

  截至9月30日,唐德影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吴宏亮合计持有公司1.52亿股,持股比例为37.96%,其中有1.48亿股处于质押状态,质押比例达到了97.37%。

  大股东通过股权质押融资是一种普遍现象,优点是方便快捷迅速获取急需的资金。但需要股票质押融资说明大股东手头没有闲钱,缺少流动资金,负债率上升。“如果在可控情况下,不会产生严重后果。但是如果质押比例过高,有可能导致财务状况恶化,也有可能引起市场投资者的猜测。”刘德良认为。

  三季度报显示,唐德影视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1亿元,同比下降了17.77%,而第三季度营收更是同比减少45%,净利同比下跌83.67%。

  8日晚,华谊兄弟(300027)连发9条公告,称为实际经营的需要,拟以持有的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娱乐、英雄互娱、东阳浩瀚、华谊影城(苏州)股权等资产提供质押担保,申请银行授信共计25亿元。华谊兄弟把所能质押担保的几乎都质押了出去。

  抵押标的包括持有的英雄互娱20.17%的股权,北京华谊兄弟娱乐投资100%的股权,自有房产三套,华谊兄弟互娱(天津)投资自有房产一套,东阳浩瀚65.8%的股权,华谊影城(苏州)14.29%的股权,以及不超过七部影片收益的应收账款,增加10家全资影院未来经营中产生的票房收入的应收账款。

  将家底全部拿出的主要原因,是华谊兄弟将有22亿元的中票于1月29日到期,4月11日还有7亿元的短融到期。

  去年年底,中诚信国际将华谊兄弟信用等级列入观察名单。列入评级观察名单的信用等级虽不意味未来信用评级存在被下调的可能性,但列入观察名单后,华谊兄弟只能贷款承接。

  有分析认为,华谊兄弟资产负债率明显偏高,A股21家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平均资产负债率在35%左右,而华谊兄弟达到了45.6%,仅低于当代明诚和唐德影视。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去年年末开始,包括华谊兄弟在内的一些影视传媒公司一直在与多家金融机构进行洽谈,而金融机构的态度并未有发生太多变化。

  上述金融机构知情人士表示,唐德影视的运转基本正常,与其合作并未发生变化,“而且近期的有利政策还是有的,比如院线的发展机会。”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东方财务网注意到,投资者对两家公司近期的变化评论中,信心者与失落者对半,

  比如,有分析人士指出,华谊兄弟可以凭借资产质押拿到25亿元授信,既证明了其公司资产的优质性,也验证了公司前期战略布局的重要性。优质资产的利好在于,红利期可扩大收益,寒冬里可解燃眉之急。

  投资和对于唐德影视的股市迅速反弹也给予了“点赞”并给予了“给力”的肯定。

  不过,中小投资者表示,“影视产业调整期可以等待与期待,但希望我心向明月,明月不要照沟渠”。

标签 影视
这里是广告位780*90
这里是广告位780*90
这里是广告位300*25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