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特供·小镇青年】县城里的房产中介江湖

未知 2019-02-10 21:45

  过年期间,亲友们都在忙于奔走赴宴,但对于近2个月没有收入的庆超而言,生意高于一切。

  在一线中介品牌没有下沉到的江苏徐州市睢宁县,中介行业就是杂乱无章,草莽遍地的江湖,中介门店山头林立,甚至一百米不到的路程就有6家中介并存,而像我爱我家以及21世纪这样的机构则线年前,庆超接手了喜临门房产中介的一家门店,这是他妻子家人创立的品牌。目前,在县城已经有了10多家分店,累计的房源数量已经过千,但这些加盟店基本上都是亲友,加盟费只是象征性的给一点,房源则是共享,店铺自主管理,品牌方从交易中提取一部分收益。

  在房地产市场火爆的那两年,门店每月能够成交4到5套二手房,中介分别从买方和卖方收取1%的服务费用。

  “县城的购房者主要是偏向新房市场,二手房市场其实并不活跃,但是前两年行情好,新房的价格持续攀升,二手房也跟着火了起来。”

  不过在2018年,新房销售状况不佳,庆超接到了多家开发商的合作电话,希望他能代理新房楼盘。在县城的这个江湖中,并没有清晰的规则可言。

  此前,他曾经代理一家楼盘,带客去售楼处后,这些购房者很快便被销售人员消化成自己的客户,而代理的费用至今仍没有拿到。

  当然,开发商也有被“套路”的时候,睢宁县碧桂园一个项目开盘的时候,其他开发商雇了一大批人去缴纳诚意金,最后,这些人又统统要退还这些钱。

  在区域面积并不大的县城,任何一家中介都难言房源优势,他们获取房源的方式除了在58同城和安居客这样的平台上寻找外,就只能去小区里询问了。

  实际上,已经有一批大型的中介机构看到小镇中介过于分散,品牌影响力不强的弱点,乘机开始进入了。

  像北京风光和小城租房这样的机构已经在三四线城市铺开。这两家都是由中投风光(北京)国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投资成立的,前者是全国连锁大型不动产综合服务机构,后者是租房020平台。

  这对于县城的中介经营者来说是不小的冲击,如果你打开小城租房的官网只看内容的话,VR看房,线上流程、过滤虚假房源、云服务等等,让你以为进入的是贝壳的主页。

  “2017年,北京风光在本地开了很多店,不过2018年也关了不少。”庆超在接手喜临门之前正是在北京风光工作。

  北京风光崛起的关键在于,他们能在短时间内拿下了很多独家房源,这在县城是一大优势。

  “实际上,他们拿下房源的方式是在透支品牌信誉,比如一套在其他中介能挂60万左右的房源,北京风光的中介会去跟房主说谈,其他中介把价格估低了,他们可以卖到68万左右,而这些房源很快便由他们独家代理。”

  在拿下这些房源之后,一方面因为价格并不具有优势,购房人转而关注新房市场,另一方面,在2018年整个房地产市场行情不佳的背景下,县城的房源滞销严重,这使得他们不得不把房源价格降下来,但房主认为自己受了欺骗,最终不欢而散。

  “他们的思路是,先快速拿下一批房源,趁着行势不错出手,但市场并没有他们想象的好。”

  另外,吃差价的现象在这家中介机构里也存在,“在与房东商量好价格后,卖给购房者时会再次加价,赚取这部分差价,一套房源在收取近万的中介费后,差价也能上万,最多的时候一套房子的差价能够达到5万。”

  在庆超的观念里,现在县城中介行业的管理很粗糙,在流程上也不规范,甚至会出现辛辛苦苦帮客户把房子卖了后,中介费却收不回来。另外,购房者对市场了解不足,“购房者希望买到好房子可以理解,但很多需求听起来都像天方夜谭,比如,40万,不贷款,要买一套80到90平的房子,还要求楼层,太难了。”

  “其实我还是很想学习大公司的管理经验,在县城的朋友很多都进入体制内,经商的环境也并不理想,如果自己的管理再跟不上,很难维持下去。”

  如今,在这个房价在6000元/平米的小城,他还在努力为自己的女儿买一所学区房,这里的人经常会自嘲县城的“国际化”,中午在威尼斯(威尼斯广场)吃饭,下午在曼哈顿(曼哈顿

  )喝星巴克,晚上住马德里(皇家马德里小区)。当庆超这样的创业者骑着电瓶车在县城冬天的寒风中疾驰的时候,这样的生活,又何尝不是他所期望的呢。

标签 房产
这里是广告位780*90
这里是广告位780*90
这里是广告位300*25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