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老字号”并非是“新闻”

未知 2019-04-25 00:03

  最近报上有一则“新闻”:一家面馆悬挂大清名臣和珅题写的大匾冒充“老字号”招揽生意,那匾上的字都是用电脑字体拼凑出来的。

  其实冒充“老字号”的事并非“新闻”,古已有之。太远的不说,仅说光绪九年(1883年)就有一位为北京老字号打假正名之士,刊行小册子,其中写道:“京畿为首善之区,幅员辽阔……所虑者不惟道途多舛,亦且坊肆牌匾真赝易淆,稍不经心遂成鱼目之混。兹集所登事迹,分载则类,易于观览,统为客商所便。如……茶馆、酒肆、店号,必注明地址与向背东西,自不至迷于所往。”署名之士乃“潞河杨静亭”。另一位名为“大梁李虹若”的人于1888年写道:“京华为首善之区……繁富风光,丽都居之十年往往不能尽悉其情……况初入都门者,宜(易)茫乎若迷也。”当时有人“纪略一书,诚迷路之指南”、“举凡禁城之壮丽……以及名人书画厂肆珍玩……游晏之所,饮馔之细,无不备载而详说之……上可知神京之典故,下不至受奸民之欺蒙。”仅《食品》一节,即一一开列主要特色、字号名称及地址,共计八十七家,其中有“熘鱼片;致美斋;在前门外煤市街路东”、“猪八样;砂锅居;在西四牌楼南缸瓦市路东”、“苏盘、板鸭;东便意坊;在前门外观音寺路南”、“烧鸭、筒子鸡;西便意坊;在宣武门米市胡同”。这东西两个“便意坊”后来都改成了“便宜坊”,特色皆为“焖炉烤鸭”(彼时尚未记录特色为“挂炉烤鸭”的“全聚德”)。这些著名字号历经一百多年的风云变幻、人为折腾,幸存者仅为少数,且地址或有变迁。

  仔细翻看,这里头还有“佛手露;都一处;在前门外大街路东”,传说为乾隆皇帝微服巡访时在此用餐,赐其字号“都一处”云云。有“酸梅糕;东信远;在前门外观音寺路南”、“冰糖葫芦;信远斋;在琉璃厂路南”,“东信远”和“酸梅糕”已不知去向,“信远斋”的特色亦非“冰糖葫芦”,而成了酸梅汤,由于距离专供文化人选购古籍的海王村很近,故时人谑称:“酸文人饮酸梅汤,真正可口儿!”如今这家老字号的酸梅汤已是瓶装上市,四处可见,不必专去琉璃厂寻找了。

  现如今大名鼎鼎的“六必居酱菜”,在当年的记录里是“包瓜、黑菜;六必居;在前门外粮食店路西”。另一家谑称“臭名远扬”的“王致和”,则记录为“豆腐干、臭豆腐;王致和;在前门外延寿寺街路西”。我们“老北京”最爱的就是王致和臭豆腐那正宗的“臭”;刚蒸得的馒头裂(liě)两瓣儿,夹块“王致和臭豆腐”入口,滋味美不胜言!外地友人不解,老北京有句俗话:“好(hǎo)吃的不如好(hào)吃的。”

  老字号、老招牌是经过时间与顾客优选出来的,是具有传统特色的,绝非新造的、“倚老卖老”的招牌。如今政府十分重视恢复老北京的各类优秀传统文化,维护首都“首善之区”的餐饮文化自然不可掉以轻心。

  总而言之,古往今来,凡有好招牌必有伪造者。凡有“知名度”的人与物,也必有假其名而招摇欺世者。近期有人传来一堆先父苦禅老人名款的书画,多系潦草生硬而毫无基本功的赝品。老北京有句话:“还没学会编瞎话,就急着蒙人骗钱。”“老字号”的赝品,也不过如此而已!

标签 新闻
这里是广告位780*90
这里是广告位780*90
这里是广告位300*25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