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得起手术刀顶得住高压力!成都女法医的“死

未知 2019-03-09 03:33

  3月6日,凌晨一点左右,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划破了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刑警大队民警张鹏雨家中的寂静。张鹏雨立即接起电话,抱歉地看了眼丈夫与孩子,悄悄地走到房外。“好,我立即出发。”十分钟后,她穿戴整齐,提着十多斤的法医箱,出发去处理一起突发案件。

  据了解,目前成都共有100多位法医,其中仍工作在一线的女法医仅有四位。张鹏雨就是其中之一。

  “为生者解惑,为死者发声”,秉持着这份初心,张鹏雨已从事法医工作11年,深夜出警、解剖遗体是她的工作日常。

  作为女法医,张鹏雨不仅拿得起手术刀,也能顶得住高压力。“虽然工作辛苦,也时常被人误解,但能为案件侦破提供证据,为家属解答疑惑,就是我坚守岗位的持久动力。”

  没想到到公安局报道的第一天,张鹏雨就接到了第一次警情。“当时特别兴奋,想着我终于要进行实战了!”但现实,却给了她一个下马威。

  那是一个野外现场,村民在40米高悬崖下发现了一具男尸,没有道路能通到崖底,一路全是比人还高的草堆,张鹏雨一行人硬是砍出一条路。一路上,张鹏雨接连摔了好几跤,连滚带爬、满身泥浆,用了1个多小时才到达崖底。返回的路上,张鹏雨双手抬着尸体,一边走一边想哭。

  不同于电视剧中的光鲜亮丽,第一次出警让张鹏雨意识到,法医这份工作的不易。

  截止目前,张鹏雨已经参与过1000余例案件。“虽然也曾打过退堂鼓,但当我提供的证据能为案情侦破带来帮助时,内心的满足感能战胜所有辛苦。”

  在处理一位独孤老人自然死亡在出租房的案件中,张鹏雨和同事不仅对案件进行还原,还联系到其家人,并帮助他们妥善处理了遗体。几天后,这位老人的家人—一名70多岁的大爷,从农村提着两麻袋,100多斤重的红薯,去到张鹏雨办公室道谢。

  “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最后,张鹏雨花钱买下了红薯。“那个甜味,我到现在都记得。”

  对法医这份工作的热爱,让张鹏雨一路前行。她所在的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被省公安厅授予一级技术室。2018年时,张鹏雨曾荣获个人三等功一次、嘉奖多次。

  张鹏雨说,法医这份工作,一半的时间在与死者对话,另一半的时间则在和生者打交道。

  现场勘验结束后,向家属传达勘验结果,是张鹏雨工作的重要部分之一。 “对于某些突发行为,如自杀等,家属一时是难以接受的。”张鹏雨说,法医这份工作,不仅讲究客观证据,同时还要多一份人文关怀。

  “从现场细节还原自杀之类的死者的生活轨迹,能让生者更好地接受死者为何作出这样的选择。”

  “要不,我换个工作吧。”2012年,张鹏雨迎来了一个新身份—母亲。人生突然多了一份牵挂,在面对某些案件时,张鹏雨时不时会产生恻隐之心。“当看到一些因突发事故而死去的儿童时,我也会忍不住落泪。”

  今年,张鹏雨的女儿已经7岁了。“这之前,她只知道我是警察,但具体的工作内容,我从来没有给她说过。”

  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张鹏雨鼓起勇气,斟字酌句地将自己“法医”的身份告诉女儿。“妈妈真厉害!”女儿的反映让她意外,“妈妈不怕吗?”面对随之而来的问题,张鹏雨将女儿轻轻搂入怀里,“不怕,有很多人和妈妈做一样的工作。”

  突如其来的新身份,让张鹏雨多了一份感性,但也多了一份坚强。“我曾为这份感性感到困扰,但也正是这份感性,让我能更加全面地认识案件。”

  “人生也就那么一回事!”经手案件越多,张鹏雨就越发豁达,但也更加热爱生活。因为工作规定,她很少同其他人讲工作上的事。“内心感到压抑时,我就看看海贼王银魂。”张鹏雨笑容灿烂。

标签 探索
这里是广告位780*90
这里是广告位780*90
这里是广告位300*250
友情链接: